willowsprings201603

scroll back to top
悠悠秦淮,千古一梦 /北京 谢晓雪
旅游频道 - 文字游记
作者:谢晓雪   
2013-04-14 18:22

alt

       夜,垂垂地低下来,沉沉地压在水面上。月半圆的脸从淡淡的云霭中逐渐露出,有时,又躲回那灰蒙蒙水雾一样轻薄的云后,掩面含笑,像是出浴的少女,羞答答的。薄凉的秋意慢慢地爬上了我的脊背,让我一时忘记了白天的热。
       在泮池码头,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排队等候,我终于登上了仿古画舫。在船尾处,我坐了下来。船的尾部是敞开的,朱红色的围栏梁柱,四周悬挂着古朴的灯笼,细微柔和的光融成一片,点洒在船前和水中。
       秦淮河两岸的各色花灯也已经鲜艳起来,水岸一片皇皇的光亮。
       水光潋滟细腻,浮起冷凝的绿,沉沉地推送着,那水里,像是撒了薄薄的一层胭脂水粉,细软的微风轻抚,似是从那张开的涟漪中飘来一种滑腻的暗香。
       南岸的照壁上,两条巨龙相对而出,腾空飞舞,通体金光闪闪。身下一排水蓝色的灯盏,凄冷的光,蓝紫色火焰一样倒着燃烧进静波里。
       画舫推开浮波,沿着秦淮河岸,慢慢地走着,船上播放着秦淮河游览的解说录音。水波像是一轴水墨画,徐徐地袭展开来,待到近时,又轻敲船舷,淙淙地退去。
       “梨花似雪草如烟,春在秦淮两岸边。一带妆楼临水盖,家家粉影照婵娟。”清代的孔尚任在《桃花扇》中留下千古名句。唐代的诗人杜牧有诗说: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
       而杜牧吟咏的正是“内秦淮”。也正是因为这首诗,“秦淮河”这个名字才被广泛地使用。秦淮河是长江的一条支流,全长110公里,流域面积2630平方千米,在流经南京市区时分成两支,其中,一支由东水关入城,经淮青桥、文德桥,出西水关,即为“内秦淮”,内秦淮是正流,从古至今,一直是南京最为繁华的地方。“以夫子庙为中心,秦淮河为纽带,包括瞻园、夫子庙、白鹭洲、中华门、以及从桃叶渡至镇淮桥一带的秦淮水上游船和沿河楼阁景观,”已经成为了游览景区。
       北岸静静伫立的夫子庙和江南贡院,依旧是江南古风建筑的印象,流檐翘角,古朴、隐僻、典雅。披着彩灯的光影,勾勒出别致的轮廓来。它们向下俯视着,俯察朝代更迭兴衰的过往,俯瞰千年的时光匆匆的随波流逝。

alt

       两岸的民居大多保留着古色古香的青砖黛瓦、高墙小窗、雕梁画柱、回廊挂落。错落有致的小阁楼像是一一梳罢晚妆的年轻女子,从夜色的纱雾里半遮半掩着走出来,那花格窗里透出明亮的光,让人忍不住去想,想要知道那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。
       古时的青楼已经变成了沿河大大小小的酒吧,但是,我在船上,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,似乎这一切都与我毫不相干似的。那岸边只不过是岸边,是路过的风景。
       柳枝垂下柔软的枝条,像是撕成条带的绸缎,窸窣作响地擦着船顶,拖曳着,像是挽留的手臂,我悄悄伸手拉了一下,湿漉漉的,叶子上面像是沾了水。
       远处的拱桥似乎卧在水上,像是石拱桥,弯成了半月形。

alt

       夜色浓稠起来,水上起了淡淡的青雾,悠悠的河水上似乎传来飘渺的摇橹声,款款地诉说,从六朝的绫罗香艳,到明代的旷世诗情“烟雨清明,烟花上巳。楼台四百南朝寺。水边多少丽人行,秦淮帘幕长干市。蓦地愁来,干卿何事?梁陈故迹消魂死。禁烟时节落花朝,东风芳草含情思。”明代,是秦淮河最为怀念的鼎盛。据说,鼎盛时期的金陵,秦淮河上一片繁茂的景象:文人墨客吟诗作赋,金粉佳丽歌舞曼妙,真是夜夜笙歌,余音袅袅。
       画舫在一座亭桥处放慢了速度,这是浣花桥。半弯的长弧形纵跨两岸,呈现通透的碧绿色灯光,像是舒展的绿色枝蔓,十几朵花型绽开在这弧形的“藤蔓”上,“花瓣”上五彩的光灿然地亮着,像是夜色里的霓虹,玫瑰,牡丹,荷花,或是郁金香……鲜艳的色调在枝蔓上妖娆。画舫从桥下穿行,一仰头,那些硕大的花朵显得很接近,仿佛一伸手就能够摘下来。
       水面上聚集漂浮着彩色的光,打着旋转,质地仿佛泼洒的油彩,鲜艳明丽。相传,六朝时,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,秦淮河上的佳丽们便相约至此,用清冽的河水洗去花朵上的泥土,追逐嬉戏。有男子慕名前来,赏景吟诗,与其说是赏景,不如说是看那些如花的红粉佳人。
       佳丽在秦淮河边,早已成了一景。秦淮八艳也早已成为千古绝唱,让人扼腕叹息。
       那河岸边,一些身着古装的女子似从古代穿越而来。她们霓裳艳丽,妆浓难掩明眸善睐。有的随着琴声起舞,手执团扇,裙裾轻扬,头上的发钗随着舞姿的变幻摇闪,梦一样轻盈,霞一样美。有的怀抱琵琶,拨弦轻唱,琴声时而婉转悠扬,如流莺呢喃;时而低沉哀愁,似山涧细流。有的结伴散心,好像在指点说话,巧笑倩兮。
       船过二水桥,穿过白鹭洲,遥望李白的汉白玉雕像,行至王昌龄夜宴处。一处临水而建的建筑,厅堂面河而开。厅堂里,时任江宁县丞的“王昌龄”,高大挺拔,一袭蓝衫,伴与“李白”和“岑参”,正高谈阔论,吟诗作赋。橘色的光柔和如烛火,再现当年秉烛夜谈的场景。乐曲声声,画舫渐近,他们停下了彼此的交谈,面向我们,挥手致意,伴随着朗朗的笑声,我恍如他们相熟已久的老友,在千年的等待里,走入他们的梦中。

alt

       不远处的河心,传来“太监”拖长的声调,宣读着皇帝的诏书。
       琴瑟不绝于耳,夹杂着汩汩的水声,古人的话语声,像是梦一样落入了我的心尖,我的心开始惴惴不安,我不明白是为着什么,也许是触到了绿如茵陈酒的千古梦境,也许是根本不愿醒来。
       秦淮河,我像是跌入了你的梦里,就这样,走一路,梦一路。

       作者简介:谢晓雪,女, 80后双语作家。中国作协鲁院首届少年学员。中国青作协副秘书长。《在春天的怀里思念》(作家出版社)、《远去的故事•都市心情》获全国赛特等奖。《角落蔷薇》(《民族文学》)、《浮城》(漓江出版社年度最佳)等,各种文体收录发表在大型出版社文集或刊物,数获国家一等奖,十佳大学生,百名少年作家,入选辞典等。精通英语。擅长主持,音乐。

 

scroll back to top
 

相关文章推介